点击关闭

艺术剧目-如何让更多的京剧经典剧目在当代舞台上再现

  • 时间:

【七子之歌新传唱人】

《霸王別姬》所受到的歡迎,可以說是意料之中。早在今年5月,我就在北京的長安大戲院和廣大戲迷一起欣賞過這出戲,十分喜歡。

梅蘭芳60多歲還精心移植創作了豫劇的《穆桂英掛帥》,該劇成為常演不衰的梅派代表劇目之一,也讓豫劇《穆桂英掛帥》更為輝煌。梅葆玖為了重振梅派經典劇目《太真外傳》,大動作組織新編創演《大唐貴妃》。他們的初衷都是振興京劇。

京劇的經典其實就是兩個字——講究。不是一個人講究,而是整體講究,各行當都講究,主演配演都講究,整個藝術呈現都講究,這也是我們一直強調的“一棵菜”精神。京劇就是要這麼傳承和發展。祝賀中國戲曲學院和全體演職員,這出戲從服裝、道具、樂隊到舞臺美術,都那麼乾凈、整潔、漂亮、大方,做到了京劇所追求的“講究”。

這是一個新的時代,每個京劇人都要把自己放到京劇事業的全局中,通過有實力、有影響力的藝術家的演出吸引更多觀眾走進劇場,瞭解經典,喜愛京劇,靠我們的努力去創效益、贏市場。我們應該為努力推動京劇藝術向前發展的老中青藝術家鼓掌。

我們衡量一個人的表演,要看它是不是符合這個人物的情緒,是不是符合臺詞內容,是不是在規定情景當中。如果符合,就是可行的。張火丁根據這出戲的情景,調整、增強了嗓音的力度和亮度,特別是唱腔的長短拖腔、快慢高低,有序而舒展,動聽而感人。看得出來,萬瑞興設計這個唱腔音樂花費了很多心血,相當不易。有人也許會說:作為青衣,這段雙人舞的動作是不是有點武氣了?我倒不這麼看。我恰恰覺得這段戲需要激情,需要強調節奏、強調表演的感染力。臺下暴風雨般的掌聲,不只是因為他們的動作好看、配合漂亮,是因為他們的表演爆發出了情感張力。

我一向主張對流派代表作一定要吃透弄懂、扎實苦練。我也主張不同流派都努力學演經典、弘揚經典,使經典在人民大眾中廣泛傳揚,讓更多人瞭解和喜歡這些劇目。在戲曲藝術百花齊放的今天,京劇藝術如何贏得市場、如何發展下去,京劇界同仁還要認真思考這個問題。四大鬚生的《失空斬》《楊家將》,梅派尚派的《戰金山》《霸王別姬》,等等,都是前人創造的傳統老戲,但老一輩藝術家都學都演,以不同的藝術風格詮釋,互不排斥,互不相擾,各個精彩,使這些劇目膾炙人口,成為經典,流傳至今。

張火丁並沒有刻意渲染程派技術,而是遵循這出戲的要求和標準,全身心地去刻畫人物,並充分尊重、學習、保留、運用了梅派原劇的經典表演。她幾十年來一直喜歡這出戲,並把喜歡的根由點點滴滴地用程派聲韻在舞臺上體現出來、保留下來了。

《 人民日報 》( 2019年11月28日20 版)

京劇是講理的藝術,它的一招一式一腔一調都是講道理的。每個流派都有自己的做法,在學習階段,身段、唱腔一字一板都跟著學沒有錯,但這還局限在技術層面,並不能高標準地為劇情和人物服務。而能不能為劇情和人物服務,這一點是決定藝術價值高低的關鍵。比如說在霸王演唱“力拔山兮”時張火丁與高牧坤的雙人舞蹈,她的表演充分保留了梅派經典的內容,但是她從節奏上、身段幅度上、感情上、眼神上都有所強調。

我在北京拍攝京劇電影《群英會》期間,聽聞程派青衣張火丁主演的《霸王別姬》在第二十一屆上海國際藝術節上亮相,成為這屆藝術節非常火爆的演出。

《霸王別姬》是1921年由齊如山、吳震修編劇,梅蘭芳、楊小樓主演的京劇劇目,之後歷經多次打磨成為一齣梅派經典短劇。張火丁此番演出《霸王別姬》一劇,讓我看到了她在藝術創作中的思想力量。她表演的每一個身段都進行了精心設計和推敲,不是即興地或者隨意表演,而是有根有據地設計了合理的動作。看得出她非常深刻地分析、理解、研究過《霸王別姬》,吃透了這個戲。要做一個明白的演員,不單要有技術、有文化,還要有思想。我們的前輩藝術家、不同流派的創始者都是有思想修養的藝術家,否則不可能創作出那麼多經典劇目。

張火丁說,她喜愛《霸王別姬》是出於敬畏。有敬畏才會研究得深,才不會丟掉經典,也不會顛覆經典。京劇有很多經典劇目,但在繼承和弘揚經典時,必須具備高超的藝術、技術標準以及專業水平。經典就是一座高峰,只有具備了攀登能力,才能夠高水平傳承,然後,才談得上弘揚。如何讓更多的京劇經典劇目在當代舞臺上再現,張火丁的努力提供了一種答案。還有梅派昆曲經典劇目《牡丹亭》“游園驚夢”的創新、普及和弘揚,也是一個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