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角色-」古仔指《犯罪现场》亦有一场洗衣店爆炸戏

  • 时间:

【余生请多指教片花】

Make up:Carman Man

17年前合作古仔與宣萱相識多年,二人在無綫時已是好朋友。相隔十七年再合作,二人覺得對方有什麼改變呢?古仔表示年紀大了會多一份成熟,對每件事及角色的看法都會不同。」宣萱亦很認同,她覺得現時古仔做什麼事都實在了,變得穩陣,處理角色駕輕就熟,不用摸索太多便可以做到。她說:「他以前都做到,說喊便能喊,但現在他的演繹方法會有所不同。」古仔指這部新戲有太多角色,今次他跟宣萱合作未過足戲癮,希望遲些可以再合作拍一部愛情片。不過,他們剛合作了一部電影,二人在戲中演夫婦。

古仔以往拍戲曾多次受傷,去年更發現頸椎移位要赴美做手術。現在的他會否錫身一點呢?古仔想也不想便說:「不會。如果劇情需要我都是照打,不會錫身。」宣萱一樣不怕拍打戲,反而最怕爆炸戲,因為有時差半秒便會出意外,她知道曾有女演員拍爆炸戲燒傷面。宣萱說:「有時說好數一二三爆炸,但最後變成數第二下便爆炸。」古仔指《犯罪現場》亦有一場洗衣店爆炸戲,他最擔心的是,不知有什麼東西會在爆的時候飛出來,真是可以致命的,太難預計。他說:「爆炸有不同的程度,有些是氣爆,都好危險。我記得有一次拍爆炸戲,全身本來濕透,拍完後,背部在出煙,因為爆的時候我太貼近火球。」

Make up:Kamen Leung

古天樂(古仔)與宣萱再度合作,不論在拍攝現場或是接受訪問,都相當有默契。早前二人接受大公報記者訪問,大談今次合作拍戲的感受。古仔今次在戲中演悍匪,為追查死去兄弟被殺的真相,鍥而不捨。為了令悍匪造型更突出,他黏了假鬍鬚。古仔說:「這部戲在夏天拍攝,因為有頗多動作戲,都辛苦的。造型上要有鬍鬚,原本想自己留鬚,但效果不好,最後黏上去。」

受傷繼續拍問宣萱有向古仔追討受傷賠償嗎?她笑言沒有,知道對方已留力了。她平時有定期去正骨,本身頸骨都有移位。她笑說:「可能他撞一撞我,將我的骨拉番正。」宣萱坦言自己也拍過動作戲,明白很難控制力度,她有時為了拍攝效果好,也會出真力去打,都好驚會打傷對手。

古仔與宣萱這次在戲中有一段似真似假的感情關係,宣萱演包租婆,將房間租了給悍匪古仔。因為懷疑宣萱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報警,古仔狠下毒手,用風褸包住宣萱的頭再撞向牆壁。這個鏡頭排了一次便拍攝。古仔說:「有些人會有幽閉恐懼症,未必可以忍受被衣服包住個頭,但宣萱沒問題。我有提她若有事就立即叫停,結果她沒有出聲,順利完成拍攝。」但導演叫停後,宣萱表示自己的頸拉傷了,聽到「咯咯」兩聲,要即時敷冰休息。

古仔本身拍動作戲經驗豐富,打女人又是否第一次呢?他笑言之前打得更激,拍攝電影《使徒行者》時,便要跟一位韓國女星對打。回想當時情況,古仔忍不住笑說:「動作指導錢嘉樂叫我當她男人般打,會唔會太離譜呀?她是一個女人,怎樣當她是男人去打?」但古仔坦言拍動作戲好難遷就,尤其是懂得打的女演員不多,自己當然會留力,不會用真力去打。他指演員夾錯位打得不對的情況常有發生,也沒有辦法。若要選擇打人還是被打,古仔笑言打人容易得多,被打會經常做錯反應。

圖:古天樂與宣萱老友鬼鬼古天樂與宣萱這對好朋友,自十七年前合作拍攝電視劇《尋秦記》後,直至去年才再度合作,在銀幕上續戲緣,合作拍攝電影《犯罪現場》。古天樂在戲中要狠下毒手,將宣萱蒙頭撞牆。二人雖不是動作演員,但也有不少拍動作戲的經驗,各自亦曾經受傷。他們即使受傷,也會繼續演下去,相當專業。

古天樂Hair:Dan Tam @O4

遇上舊拍檔,自然有默契。問到還有其他舊拍檔想再合作嗎?古仔表示剛拍完的《尋秦記》電影版,便是舊拍檔重聚,因為是電視劇版原班人馬再合作。宣萱表示感覺好得意,大家都是演回同一個角色,好像回到過去一樣。但古仔坦言經過了十幾年,大家都有成長,很多演員亦已成家立室,不像從前那麼無拘無束,大家各自有家庭的擔子。他續說,這次合作是開心愉快的,是難得的一次重聚。

Hair:Keith Wo @La Biostheque

宣 萱Wardrobe:Max Mara

宣萱表示事後有去看醫生,沒有大礙。她說:「拍戲就是這樣,有些人好容易受傷,我都預計了,最重要的是拍出來的效果好。我當時聽到頸發出咯咯兩聲,攝影機已在拍攝,就演完再算。」她記得之前拍攝劇集《使徒行者2》時,試過整張枱壓到她的手指上,即時流血,她亦痛到說不出話來,不過導演未有叫停,她都繼續演下去。宣萱笑說:「都已經受傷了,不如繼續啦。」

蒙頭再撼牆戲中有兩場戲令古仔印象難忘,一場是在珠寶店打劫,另一場則是在石屋附近巷戰。為了增加真實感,劇組找到一個實景搭建出一家珠寶店,但每天早上七時開拍,到晚上七時便要收工。這個景要拍開機關槍的戲,工作人員預先通知了附近的街坊,免得大家以為有劫案發生。幸好整個過程沒有街坊誤會是真槍戰,反而有人走進珠寶店想買珠寶,令古仔有點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