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海明威日本-福克纳作为电影编剧的成就要比他作品改编显著得多

  • 时间:

【魔兽世界怀旧服】

至今為止,除卻亨弗萊·鮑嘉與勞倫·巴考爾主演的《逃亡》(原著只是海明威的二流之作),沒有一部由海明威經典原著改編而成影片能稱得上影史經典。出彩的則是1999年由日本投資,俄羅斯導演亞歷山大·彼德洛夫拍攝的IMAX水彩動畫電影《老人與海》,鮮艷的色彩和具有印象派風格的美感成就了影片獨特的氣韻。也許真人改編電影的平庸從側面證明瞭海明威文學的強烈個性和不可替代。

鮑勃·迪倫靠吉他贏來銀幕角色、海明威小說出色但改編影片失意、福克納更適合做電影編劇

獲獎理由:“他憑藉影響深遠的作品和語言的獨創性,探索了人類經驗的外圍和特殊性”。

埃爾弗里德·耶利內克獲獎理由:“因為她的小說和戲劇具有音樂般的韻律,她的作品以非凡的充滿激情的語言揭示了社會上的陳腐現象及其禁錮力的荒誕不經。”

海明威無疑是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中和電影關係最近的一位,他不僅長期作為電影編劇,自己的作品也經常被三番五次加以改編,有兩個版本的《永別了,武器》、《太陽照常升起》、三個版本的《老人與海》。儘管大多數海明威改編電影的導演和演員都是好萊塢赫赫有名的一線人物,然而遺憾的是,無論是1953年的《乞力馬扎羅的雪》還是1957年的《太陽照常升起》,都只能稱得上是合格的好萊塢影片,此前1932年版的《永別了,武器》因《海斯法典》之故,編導被迫對原作做了重大修改,海明威因此做出了“猶如往啤酒盃里撒了泡尿”的著名評語。

歐內斯特·海明威獲獎理由:“因為他精通於敘事藝術,突出地表現在其近著《老人與海》之中;同時也因為他對當代文體風格之影響”。

彼得·漢德克曾和德國導演維姆·文德斯有過多次合作,包括早年的短片《三張美國唱片》《歧路》和《守門員面對罰點球時的焦慮》等,在1975年影片《歧路》的中端,文德斯甚至讓演員彼得·肯背誦了一首由漢德克代寫的詩歌“為什麼我與世界之間必定有廣闊的空間?”並以此來向他的口中的“老朋友”漢德克致敬。但作為回饋,漢德克自己卻表示他只是想寫作,並不想更多參與劇本創作。文德斯原本想讓彼得·漢德克合作《柏林蒼穹下》劇本,漢德克卻拒絕參與整個劇本的創作,但同意寫一些重要的場景,並且允許文德斯可以根據這些場景進行自由修改。

迪倫創作的電影配樂如《謀殺綠腳趾》《阿甘正傳》《美國麗人》《烏雲背後的幸福線》等冷靜空靈的曲風正如迪倫本人,他更像是一個深刻的觀察者,見證著自己的所見。

據說當時已經頗有名氣的迪倫被推薦去參演山姆·佩金法1973年導演的影片《比利小子》,但導演甚至將迪倫誤認為“滾石”的米克·賈格,後來迪倫單獨用吉他給佩金法彈了專門為電影寫的《Billy》和《Goodbye Holly》,沒過多久,佩金法擦著眼淚走了出來,“該死的!他到底是誰?那孩子是誰?簽了他!”

哈羅德·品特獲獎理由:“他的戲劇發現了在日常廢話掩蓋下的驚心動魄之處,並強行打開了壓抑者關閉的房間”。

川端康成獲獎理由:“由於他高超的敘事性作品以非凡的敏銳表現了日本人的精神特質”。

鮑勃·迪倫獲獎理由:他在偉大的美式歌謠的傳統下,創造了全新的詩意表達。

也許是福克納意識流的心理小說太難改編,由福克納本人作為編劇,馬丁·里特1959年導演的《喧嘩與騷動》已經淹沒在茫茫影史之中,福克納作為電影編劇的成就要比他作品改編顯著得多,作為好萊塢黃金年代控制節奏最好的大導演霍華德·霍克斯的御用編劇,二人合作過眾多電影——《逃亡》(1944)和《夜長夢多》(1946)無論作為文學改編還是黑色電影,都是影史經典之作,除此之外,福克納和霍克斯的秘書梅塔·卡彭特還有過一段戀情。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眾多作品都被搬上過大銀幕,雖然眾多改編之作良莠不齊,甚至是不如意者居多,這也從側面證明瞭文學和電影在形式上的區別,但文學和電影永遠互相影響;無論是原著改編還是參與編劇,各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在文學史青史留名之餘也在電影史中留下了自己個性鮮明的印記。撰文/拐了、混天豹

威廉·福克納獲獎理由:“因為他對當代美國小說做出了強有力的和藝術上無與倫比的貢獻”。

對於多數影迷來說,耶利內克的名字總是先和電影《鋼琴教師》聯繫起來,然後才是諾貝爾獎,事實上,在她獲得諾貝爾獎之前,改編自同名小說的《鋼琴教師》確實十分出色。不過讀過原著,讀者就能清楚,影片其實屬於導演邁克爾·哈內克而非耶利內克,因為耶利內克獨特的語言和風格是任何電影所無法複製的。

哈羅德·品特長久的電影編劇工作和他的文學成就比起來毫不遜色,其與英國新電影著名導演約瑟夫·羅西以及卡爾·賴茲分別合作的文學改編電影《僕人》、《幽情密使》以及《法國中尉的女人》都是英國電影的經典之作,即便在他去世的前一年,品特還為導演肯尼思·布拉納的《足跡》(2007)編寫了劇本並客串出演,當影片主演裘德·洛小心翼翼地找到聲名在外的品特邀請他編寫劇本時,品特高興地回答:“40年來我一直都在寫這類故事。”

從文學巔峰到改編成電影,不如意者多

作為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日本作家,川端康成溫柔細膩的作品一向是日本電影取材的寶庫,《伊豆的舞女》從1933年起先後6次被搬上大銀幕,光是導演西河克己便完成了其中兩部。他的《雪國》、《古都》也都曾被三次改編。五所平之助、成瀨巳喜男、清水宏、野村芳太郎、市川昆、篠田正浩、新藤兼人,無論是原著改編還是編劇合作,影響過無數日本電影巨匠的川端康成稱得上是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中對日本電影影響最大的文學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