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青年汽车-最近常常出现在青年汽车集团老员工之间

  • 时间:

【周鸿祎变了】

今年8月,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曾駁回青年汽車集團被破產清算的申請。當時法院給出的理由是,青年汽車系列企業的部分核心資源具備營運價值。

曾經的風光讓青年的老員工們念念不忘。方偉說,如果公司能一心一意做好客車,光是出口就不得了。“那時候像南美、中東,都進口我們的青年客車。”他總記得當年公司的技術負責人那句話,“我們是抱著一個金飯碗,我們做的客車,有品牌、又有技術,方方面麵條件都很好。”

最輝煌時豪華客車銷量第一如今只怕有訂單都開不了工青年汽車曾經“一騎絕塵”。2002年,金華尼奧普蘭客車累計銷售800輛,金額達到10億元,在130萬豪華客車市場中占據70%份額;200萬豪華客車市場更是占據著100%的份額。

那麼作為杭州青年汽車的母公司,青年汽車集團的日子過得如何呢?

11月19日,在子公司杭州青年汽車破產的消息持續發酵之後,青年汽車集團總裁辦終於出面回應:杭州青年汽車的破產並未影響到集團的經營,目前集團仍在正常運營中。集團主營的業務為純電動城市客車,與杭州青年汽車業務並無直接聯繫,也與“水氫汽車”毫無關係。

老員工唏噓“恨鐵不成鋼”方偉(化名),從青年汽車集團成立之初入職,在這家企業工作近20年,從今年二月份開始再沒領到過工資。

龐彩萍不僅是青年汽車集團董事,也是龐青年的女兒,天眼查上的公開資料顯示,其名下有13家公司,而杭州青年汽車的3名最終受益人之一就是龐彩萍。

門口戒備森嚴員工照常打卡上下班連日來,金華市婺城區的青年汽車集團門口,時常有一撥撥“訪客”,其中又以因法院公告破產信息聞訊而來的媒體居多。只是都被拒之門外。

11月10日,人民法院公告網更新一則信息:因杭州青年汽車有限公司的破產財產已經分配完結,依照相關法律規定,裁定終結該公司破產程序。

“就看公司最終給什麼說法。”

老員工陳建國(化名)告訴記者,自己之所以能在這乾這麼久,主要原因是:工廠里沒活。“你不用幹活,每天來打個卡,每個月給你發兩千塊錢,想來就來不想來就不來。所以基本上80%~90%的人都在外面兼職幹些零工,不可能指望這一點點工資的。”

這樣的對話,最近常常出現在青年汽車集團老員工之間。

社保拖欠數年,半年沒發工資

記者嘗試聯繫青年汽車集團董事長龐青年,未果。又嘗試聯繫青年汽車集團董事龐彩萍,電話被呼叫轉移,短信也未得到回覆。

法院公告顯示,杭州青年汽車可供分配破產財產總額為2.14億元,用於普通破產債權清償的金額為2.05億元,債務清償率為28.47%。在裁判文書網上,與“青年汽車”相關的裁判文書多達近千份,而在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上,龐青年本人前後數百次被列入失信名單。

新聞+杭州青年汽車債務清償率28.47%青年汽車集團有限公司成立於2001年,法定代表人龐青年。宣告破產的杭州青年汽車是龐青年名下73家公司之一。

一輛金華市政府的車,因為沒有提前預約,也吃了“閉門羹”。

幾位員工正準備打卡上班,他們告訴記者,目前公司仍正常上下班。

截至記者發稿時,仍未收到龐青年方面的隻言片語。

工作日的上午,青年汽車總部大門緊閉,戒備森嚴,進出的每一輛車、每一個人都要登記。

據人民法院公告網近日發佈的消息,青年汽車集團乘用車生產主體浙江青年蓮花汽車有限公司早在2017年12月就被宣告破產,今年7月27日破產財產分配完結、終結破產程序,並於今年10月21日裁定終結青年汽車破產程序。

“不少人的社保也已經欠了四五十個月沒交。”方偉說,自己也和大多數員工一樣,在等著公司的“最終結果”。

方偉告訴記者,也不是沒有老員工去找過龐青年要說法。“他就隨便給你說個日期,只要不是今天,隨便給你說哪天。”

根據天眼查信息顯示,杭州青年汽車成立於2008年6月19日,法定代表人為龐青年,註冊資本3.2588億元,金華青年蓮花控股有限公司持股90%、金華星航線汽車有限公司持股10%。

儘管青年汽車集團總裁辦回應稱,杭州青年汽車的破產並未影響母公司,集團業務仍在正常運營。但在老員工口中,我們聽到了另一番故事。

既定事實無法改變,但青年汽車也不是無路可走。10月11日,工信部官網上曾公佈一份《關於2017年度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清算審核情況的公示》及附件,其內容顯示:金華青年汽車申報了9個型號共計549輛車,並全部成功通過專家組的核定,共獲核定應清算補助資金1.18億元。

既然如此,為什麼看起來一切如常?

“都已經等了這些年了,就再等幾個月吧。”

如今,卻是一蹶不振。方偉甚至直言不諱,公司現在的狀況是,“即使有訂單來,也沒錢買材料,做不出來。”

這意味著從2017年9月1日開始的杭州青年汽車破產清算一案,歷時兩年多,終於塵埃落定。

陳建國原本對公司的期待就是能幫自己交交保險,每天只用打個卡,再隨便給發點生活費。“結果這幾年,保險也不給交了,工資好幾個月沒有發了,每個月就只有2800元保底工資,就連生產都不生產了。”

只是,不知道這筆1.18億元的補助資金,是為青年汽車贏得涅槃重生的機會,還是苟延殘喘的時間。

“原本你們的車,我們肯定放行的,但最近比較敏感,一定要預約,不然都進不去。”門口保安說得很客氣。

錢江晚報記者隨即來到位於金華長山的青年汽車生產基地。這裡也需要登記預約,園區不時有車輛、人員進出,看起來一切如常。

“可是現在……”說到後來,一直侃侃而談的方偉越來越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