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公司领域-微芯生物几乎保持着一年一轮的融资速度

  • 时间:

【特朗普下令降半旗】

這家名為微芯生物(688321)的企業於8月12日,正式在科創板上市,開盤暴漲511.85%報125元。隨後漲幅回落,時隔一天,截止8月13日午間收盤,微芯生物報價84.00元/股,跌幅較大。無論如何,這支“創新藥第一股”以高達467.51倍的發行市盈率、超1100倍的動態市盈率,創下了科創板首發紀錄。

有分析人士稱,微芯生物之所以得以大漲,原因一是由於公司是創新原研藥企,屬稀缺標的,易被炒作;二是當日僅有1只科創板股票上市,導致部分炒作的資金蜂擁而入。

目前,微芯生物擁有14個在研項目儲備,累計申請境內外發明專利百餘項,已獲得59項境內外發明專利授權。其中,境外發明專利授權42項。

這些年,微芯生物幾乎保持著一年一輪的融資速度,引進不同風險資本才得以收穫最終創新藥的成功研發。

在還沒有能夠盈利的前提下,微芯生物很難得到VC/PE的青睞。為此,前期公司陷入了巨大的融資困境,沒有錢,只能將員工的薪資減半,很多初創團隊的成員也因此經濟壓力選擇離開,5個合伙人只剩下了3個。

前後歷經長達18年的苦苦等待,靠著多家VC/PE的8輪融資“彈葯”支撐,微芯生物才迎來了今天的光榮,中間過程堪比“走鋼絲”。

自從去年港股上市新規出台後,國內醫葯行業紛紛轉戰科創板尋求上市。而根據數據統計,中國醫葯(600056)市場將會繼續保持每年8.1%的年化增長率,並於2023年達到2.1萬億元。

“原創新藥研發周期長,投入大,甚至周期可長達10到15年,期間還伴有高風險。”對於這一行業現狀,需要研發投入人具備極大的耐心和恆心。

在一次留學生聚會上,魯先平與朋友談起來中國醫葯行業目前的現狀時,第一次萌發了,要“回國做點什麼”的想法。

二20多家機構上演接力賽在行業混跡多年,魯先平深知原創新藥研發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要先活下去才有可能讓自己成功。

這一藥物的研製成功不僅意味著中國自此擁有了屬於自己的原創抗癌新藥,也意味著中國藥物研發逐漸從仿製、高仿,走向與發達國家同等水平甚至更高水平的獨立創新階段。

魯先平卻偏偏不想按部就班地走既定路線。彼時中國正值20年改革開放後,很多產業都在迅猛發展,唯獨在醫葯研究領域,一直停滯不前,很長時間國內藥企都在做仿製藥,創新藥研發領域卻幾乎等於空白。

業內預測,國內創新藥的春天已然到來。

從2001年開始,魯先平便從市場上尋找風險投資,第一筆5000萬元風投資金進賬的時候,總算看到了一點希望,但這點錢對於未來研發路程來說,仍然只是杯水車薪。

就連最後一輪投資者收穫了接近翻倍的回報,可見微芯生物掛牌科創板,讓醫葯行業投資迎來了真正的黃金時代。

在上世紀90年代,魯先平算得上學業有成,事業順利,不出意外的話,他會在美國舒心地過完一輩子。

有些業內人士認為,未來,在中國生物醫葯領域,很有可能會出現BAT或者下一個首富。但相反,也有一些人感到並不樂觀。

一十八年磨一劍魯先平有著一份光鮮亮麗的簡歷,從四川大學生物化學本科畢業後,他便一路讀到了協和醫科大學生物化學博士,接著就順利出國,在美國讀完博士後,併在聖迭哥參與創建生物技術公司從事創新藥研發。

三創新藥前路幾何?很多人評價魯先平為“原創新藥研發‘鬥士’”,在這一鮮少有人問津的領域,他用18年的持之以恆與長期堅守,終於換來微芯生物在市場上的價值認可。

在微芯生物科創板上市後,這些陪跑方均獲益頗豐。其中最早期進入的A輪投資者祥峰投資,在2001年投入的一筆750萬港元資金,如今伴隨上市,以今日收盤價計算,其持有市值已高達22.73億元,投資回報率超過300倍。

為了能夠儘快獲得融資,魯先平無奈決定嘗試把正在研發中的抗癌新藥西達本胺在國外進行專利授權,由此得到了一些資金,微芯才得以續命。

好在,微芯生物在長達18年的發展歷程中,背後20餘家VC/PE展開了“彈葯”接力賽,堪稱史上最長接力,其中部分機構一直陪跑了18年之久。

產品包括已經在全球上市的唯一的一款抗外周T淋巴細胞瘤(簡稱“PTCL”)藥物西達本胺(商品名“愛譜沙”),以及在研的胰島素增敏劑西格列他鈉、抗癌藥西奧羅尼等。

也就是在這種前瞻意識下,微芯生物得以在幸存。儘管錢的問題還是沒有徹底解決,但仍能艱難維持,終於將產品開發至風險可測階段,接著陸續有一些風投找上門來。

從東方財富(300059)研究中心統計數據來看,上半年一級市場投融資情況顯示,科創板目前有大量生物醫葯等創新公司的資源儲備。今年上半年,生物醫葯等創新公司共獲得120多億元的融資,其中金額在2億元以上的公司有首藥控股、中逸安科、潤東醫葯、康立明生物等21家。

西達本胺是魯先平帶領微芯團隊經過12年研發出來的原創新藥,主要用於治療外周T細胞淋巴瘤。西達本胺是全球第一個亞型選擇性的組蛋白去乙酰化酶抑製劑。目前,這一藥品的價格僅為國外同類藥物的5%—10%。

“從商業上,我們不能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里,微芯生物已經在腫瘤、糖尿病、免疫性疾病等領域建立多個原創新藥產品線,並申請73項化合物全球發明專利,其中45項已獲授權。如果一個產品線死了,還有其他的產品線。”

誰也不會想到,在微芯生物上市之前,命運一度多舛。微芯生物創始人魯先平帶領團隊用了12年時間,研發出了全球獲批的原創抗癌新藥西達本胺,讓中國真正擁有了自己的原創抗癌新藥。

從數據來看,自微芯生物成立以來,在2000年-2018年共經歷了8輪融資,累計到D輪融資共1.26億元,2015年的E輪融資金額尚未披露,並且在2017年引入招銀國際等投資方,融資金額達2億元。

幾乎毫不猶豫,他把兩個年幼的孩子留在美國,告別在美國從事新藥研發12年的成果回國創業。他的想法很單純:“用多年所學之長為國內醫葯產業盡一點力。”

帶著5位來自不同領域的年輕中國學者,魯衛平創立了微芯生物。對於新藥研發企業來說,最大的困難在於獲得充足的資金。

昨日,科創板迎來了被譽為“中國藥神”的“創新藥第一股”,一舉刷新了多項科創板記錄。

伴隨微芯生物的上市,多家創新藥企也紛紛搶註科創板機遇,這一次科創板也有望迎來新一輪創新藥企的上市高潮。

微芯生物次日股價跌幅超10%,這也說明確實有炒作成分存在。但毋庸置疑的是,相較於傳統醫葯製造業,微芯生物等一些創新藥企,在新藥研發產品上所做出的價值,是無法估量的。同時,這也是整個醫葯行業邁出的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