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五保户长沙-干了十年都没赚到多少钱

  • 时间:

【上海豫园闭园】

還記得那句話嗎,有錢沒錢,回家過年。

我大姐夫的侄子,在長沙跟人合伙做長租公寓,6人一共虧了2000萬左右,他侄子只好把房子都賣了還債。

我另外一個親戚,聽我媽說他也有病,子女給的錢也不多,自己為了省錢,一直都不敢去治療。

我們生產隊一共有5個五保戶,他們每個月一人可以補貼700元,再加上社保補貼一年1500左右,一年到手近萬塊。

點擊【櫻桃大房子】關註並設為星標

今天主要說說這一年來,我身邊親戚朋友的變化吧,感受下行業冷暖。

我另外兩個姐在長沙中南大學開的鞋店,因為品牌方要求加大門面,也只能被迫轉讓,轉讓了半年,從20萬降到不足15萬,終於轉出去了,接盤的人拿到門面後發現當時是頭腦發熱,也不知道幹嘛,立馬又掛了轉讓的牌子。

右邊紅色房子就是獨生女的人家,改造一下房子大概花費2萬多塊。

在長沙感受最深的是現在消費購買力真的太弱了,具體表現我過幾天的文章會說到。

假如家裡的房子倒了,政府也會給他們蓋保障房。

我另一個朋友,因為害怕央行第二代徵信上線後,首付比例從三成變五成,也只好趕在過年前上車,在深圳關外買了一套70多平米的小三房,四百多萬,月供1.6萬,還有兩個孩子,買完倍感生活亞歷山大,今年也不打算回家過年了。

唯一一個逆勢而上的是我的某個妹,做外貿,幹了十年都沒賺到多少錢,2019年中美貿易戰打的火熱,她的生意卻突然爆發了,因為很多賣給非洲,賺了四五百萬。

而另一位十爺更誇張,今年到縣城的醫院已經住了十次院!

我同學在深圳的金融擔保公司2019年也倒閉了,只好轉行做裝修,她老婆所在的評估公司也虧損維持不下去,瀕臨倒閉,她只能辭職轉行。

倒是五保戶,現在日子是越來越好了。

一想到回家過年至少又要花費一萬多塊的紅包,他今年也只好留深圳了。

就基建而言,農村現在該修的水泥路基本上都已經修完了,該建的樓房也已經建完了。

說句實話,有些有兒女的老人,如果子女不孝順,或者混的一般,過的還真不如這些五保戶,因為這些五保戶壓根不用為生老病死操心,一切都有政府安排。

關鍵是住院看病幾乎不要錢!報銷比例超過90%。

因為每次住院,他自己只要掏幾百塊,其他全部報銷。

當然農村這種房子現在已經很少了,大部分都是雙層樓梯房,有錢人家開始升級,重新蓋別墅,有的把樓梯房拆了重新蓋成一層的大平層,但現在人工成本和材料成本太高,哪怕蓋一層加個大花園包括搞裝修下來沒個五六十萬也蓋不好。

我能看得出,他說這話的時候,確實是發自內心的。

我媽說,因為五保戶看病基本都是報銷,他們身體有點不舒服就往醫院跑,一住院就是個把月,每次都是醫院催著他們出院,隔一個星期就去住院了,都快把醫院當家了。

有哪個人想成單身漢呢?聽我媽數了一下,我們家方圓2公里,有12個急需找對象的單身漢,都是二三十多歲的了,我們生產隊就是7個,隔壁兩個村,一個有30個單身漢,一個有38個單身漢。而能嫁的女孩,數來數去,也數不出幾個。

如果上面撥款想拉動投資,還能用得著的地方大概只有裝路燈。

農村的出路,我覺得還是在於城鎮化,否則對於年輕人來說,沒有出路。

我上周二回湖南後也沒正經上班了,先是在長沙獃了幾天,然後回老家了。

但是接下來就真的沒什麼可改造的了。

現在城裡沒房子想找對象,真的是太難了!哪怕你長的帥也沒用。

其中一位秋爺告訴我,他身體患有多種病,今年在我們縣裡的各大醫院已經住了6次院。“我經常跟別人說,如果不是黨的政策好,我早就死了!”

其中一家三兄弟都是單身漢,全部評上了五保戶,另外的一個老人只有一個女兒,那時候的獨身女算是奇跡,大概跟現在沒孩子一個概念,所以也評上了,還有一個家庭只是領養了一個女兒,所以家裡有一個老人滿了60歲後也被評上了五保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