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国际经济-从而避免使我们回到上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的混乱局面

  • 时间:

【江一燕获奖别墅】

然而,文章稱,毫無疑問,昨天的世界曾陷入嚴重危機之中。與其將冷戰視為今天的錯誤參考,不如考慮一下如何能遏制單邊主義、使民主機構蒙羞和缺乏經濟治理的戰略和手段,從而避免使我們回到上世紀20年代末、30年代初的混亂局面。

參考消息網10月27日報道西班牙《國家報》網站10月25日刊發題為《走向新的國際失序》的文章稱,二戰以後,美國霸權的鞏固使西方世界服從於溫和的經濟自由主義、多邊主義以及華盛頓為保衛盟國而提供的軍事保障。蘇聯解體後,西方國家政治生活遵從的原則也擴展了。然而到了今天,自相矛盾的是,由華盛頓打造的國際體系支柱正因美國的單邊主義外交政策、僅使少數國家富裕起來而多數國家日益糟糕的放鬆管制的經濟全球化以及特朗普上臺後美國民主深陷的合法性危機而遭到撼動。從西方媒體的視角,該篇文章試圖探討如何避免走向國際失序。

文章認為,如果非要想與過去類比的話,當前似乎與19世紀末至二戰期間出現的歐洲自由秩序危機更接近。

在這種背景下,冷戰已成為最常被提到的歷史階段。但文章認為,這是一個錯誤的參考,它無法幫助指導我們,反而會使我們面臨致命混亂的風險。

文章指出,西方民主模式正在經歷的危機,尤其是在規範全球超級金融大國方面的無能,尤為明顯地表現出了類似西方自由主義在管理上世紀20、30年代複雜的社會經濟進程時遇到的困難。

當然,文章也認為,儘管與上世紀20和30年代的類比無疑比冷戰更準確,但我們尚未面臨那樣緊迫的危機局勢。

文章認為,在我們身處的這個混亂的局面中,舊世界似乎已經傷痕纍纍,而新世界卻仍無法破殼而出,我們只能試圖通過與其他歷史時期的類比來尋求指點。

文章給出的理由是,冷戰時期的情況與今天相去甚遠。儘管國際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在加劇,但目前沒有任何因素可以使我們瞥見意識形態衝突的出現。此外,當前的國際體系具有不可預測性,國際聯盟以驚人的速度和難以預測的方式發生著變化。敘利亞衝突只是國際局勢動蕩的例子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