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公司日元-日产汽车公司社长兼CEO西川广人正式辞职

  • 时间:

【蔡崇信收购篮网】

最令人擔心的可能還是日產的經營狀況,儘管中國市場的表現還算堅挺,但日產全球的盈利狀況已經跌落了低谷。2018年,日產營業利潤創下了十年來最低水平。財報顯示,2018財年日產營收為11.57萬億日元,同比下滑3.2%;營業利潤共計3182億日元,同比下滑44.6%。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是這樣一個“反貪大將”卻在半年之後,跌入了同樣的深淵。

值得註意的是,西川廣人於2017年4月1日成為日產CEO。在業界眼中,西川廣人一直被視為戈恩的心腹,但戈恩被捕後,西川廣人卻旗幟鮮明地站在了戈恩的對立面。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汽車維基。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儘管西川廣人對自己信心百倍,但他不知道的是,在董事會召開之前,董事們已經就“西川廣人離職”達成一致。

在事件曝光之後,西川廣人承認確實通過日產的股價波動獲取了過高的薪酬,並表示會將這筆額外的“灰色收入”退還給公司。但在承認獲取不正當收入之後,西川廣人並不認為自己需要引咎辭職。

西川廣人黯然離場今年6月,西川廣人被指控在2013年通過故意推遲與個人薪酬掛鉤的股票出售日期,謀取了4700萬日元(約44萬美元)的額外收入。而舉報人就是去年與戈恩一起“受罰”的日產前董事格雷格·凱利。

在沒有繼任者的情況下,西川廣人倉促離職,可以說不是很光彩。但對於西川廣人而言,“反貪大將”栽在貪污上,也不知道是“大意失荊州”還是“咎由自取”。

但這位新的繼任者能否帶領日產結束這場“宮心戲”,走向康莊大道,而不重蹈覆轍,或許也仍然是個未知數。

日產貪污這出戲,已經連載過半年,劇情也已經從第一部的戈恩來到了第二部的西川廣人。但這出戲就此結束了嗎?

9月16日,日產汽車公司社長兼CEO西川廣人正式辭職,結束了其在日產42年的職業生涯。這也是日產在一年內第二次更換領導人。

內有外患,日產兼而有之。而在西川廣人離職時,日產曾表明新的接任者會在10月末前確認,並且這位領導人不會與戈恩有任何牽扯。可以看出,日產急於擺脫戈恩的陰影。

就在9月8日,西川廣人辭職前一日,這位穩坐日產帝國王座的CEO還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態度頗為強硬地表示,他會配合公司尋找合適的候選人,在帶領這家企業重回正軌後交出手中的權柄,但不會立即辭職。

排在第一位的自然是對內部制度的重塑。自戈恩醜聞被曝光,日產就一直處於輿論的風口浪尖。根據日產內部調查結果顯示,戈恩在公司有價證券報告中未公開的情況下曾試圖領取的報酬逾200億日元,其中部分報酬已發放。此外,戈恩還涉嫌違規挪用資金等多項違規,總計逾350億日元。

在西川廣人管理公司期間,公司業績出現大幅滑坡,董事會把業績下滑的原因歸結於,西川廣人管理決策和執行能力的不足。

而對日產內部的調查在一定程度上也打亂了日產的商業佈局。如今,豐田、本田已經在汽車新四化浪潮中搶先一步,無論是智能駕駛還是新能源,遲到的日產如何趕超,這都是擺在日產面前的難題。

在他看來,所謂獲取不當收入的指控只不過是日產此前“戈恩模式”導致的弊病,自己不應該因此受到懲罰。甚至於對這筆“不義之財”,西川廣人還表示“以為當時的操作是符合公司程序,並誤以為其秘書處已經妥善處理了該問題”。

去年11月,在戈恩被批捕僅幾小時後,西川廣人向媒體強烈譴責戈恩的行為並以“三大罪行”試圖劃清與戈恩的關係。因此,西川廣人也被外界冠以“反貪大將”的美名。

另外,雖然西川廣人曾多次在公開場合與戈恩劃清界限,但不可否認,作為由戈恩一手扶持的管理人,西川廣人的存在就是對日產醜聞的印證。如果要徹底讓日產走出陰霾,就要把關於戈恩的一切清零,其中包括西川廣人。

而到2019年第一季度,日產銷售額同比減少12.7%,凈利潤同比暴跌94.5%,僅為64億日元。

日產能否“重新起航”?不可否認,隨著西川廣人9月18日正式離職,日產的“戈恩時代”也划上了句號。但“戈恩時代”告終,日產真的可以重歸平靜嗎?答案是未知的,但可以肯定的是,接下來的繼任者,將會負擔更大的壓力和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