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公司资产-庞大集团2018年短期借款74.24亿元

  • 时间:

【张杰谢娜被传离婚】

龐大集團也開啟了自救模式,2018年累計出售19家子公司股權。在這種情況下,一些債權人也開始向法院申請公司破產重整。

面對龐大集團2018年的業績變化,上交所也發出了33個有關公司經營方面的核心問題年報問詢函。

否認主動籌劃重組,新任總經理履歷豐富

近日,有媒體報道稱龐大集團重組方浮出水面,參與方包括深圳市深商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商控股”)、深圳國民運力運輸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民運力”)、深圳市元維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元維資產”)等三家公司,其中深商控股領銜。

經營頹勢並未扭轉。按照計劃,龐大集團將在8月底公佈2019年半年報。是好是壞,不久將見分曉。

復盤龐大集團上市八年,公司出現明顯的起落。

事實上,龐大集團雖然曾經是國內最大的汽車經銷商集團,但是它的業績一直備受關註和廣泛討論。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騰訊。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龐大集團公告披露顯示,公司確實曾與包括深商控股、國民運力、元維資產組成的聯合重整方進行洽談。在龐慶華辭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職務之際,為便於重整方瞭解公司情況,經與重整方多方討論並依法依歸聘任趙鐵流為公司總經理。“各方雖經過多次洽談,但尚未達成相關協議,除總經理的聘任外無其他後續安排。”

由於龐慶華曾受到上交所處罰,三年內不得擔任上市公司高管,而辭去龐大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職務。

從2011年至2018年,公司上市8年間僅有2011年、2016年扣非凈利潤盈利,分別為5.17億元和1.95億元。在上市以來的8年,龐大集團扣非凈利潤累計虧損76.18億元。

與一些經銷商租地開店有所區別的是,龐大集團時常買地開店。上市前,龐大集團擁有房屋和土地資產為57.08億。上市後,隨著龐大集團規模不斷擴大,相應資產規模達到153.50億元,達到歷史巔峰。四年內,房屋和土地資產規模增幅高達168.92%。

公司於2011年4月28日上交所上市之後,並沒有如預想中變得“有錢了”,業績也並不亮眼,甚至開始下滑。

有消息稱,趙鐵流並非來自龐大集團,其代表的很可能是為重整而引入的投資方。對此,龐大集團尚未做出回應。

為瞭解決資金問題,龐大集團還嘗試了一些風險較高的融資方式。比如,龐大集團就曾在2015年與還國信證券(002736)簽署“股權收益權互換協議”。該協議是指客戶與券商根據約定,在未來某個期限針對特定股票的收益表現與固定利率進行現金流交換。這是一種具有強烈高杠桿性質的融資方式,發生爆倉或強制平倉的風險較大。

業績斷崖式下滑,曾引上交所33問

財報顯示,龐大集團2018年短期借款74.24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53.48億元,短期償債壓力大。

龐慶華為龐大集團創始人,仍持有20.42%的股份,為公司第一大股東、實際控制人。

此前龐大集團在公告中將破產重整稱為“良好契機”,以輓救債務人、保留債務人法人主體資格和恢復持續盈利能力。

有趣的是,公司現金流量表補充資料顯示現金中可隨時用於支付的銀行存款與可隨時用於支付的其他貨幣資金合計62.49億元,母公司或集團內子公司使用受限制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期末餘額0。

2011年4月28日,龐大集團開盤價45元/股,市值一度超過600億元。目前,龐大集團總市值不到85億元。

對此,龐大集團公告稱“截至目前公司尚未主動籌劃重組事宜,也未收到相關部門關於開展重組事項的通知”“債權人向法院提出對公司進行重整的申請,目前法院尚未受理,故從司法程序方面,重整存在重大不確定性”。

從龐大集團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來看,龐大集團實現營收44.83億元,比上年同期下降68.26%,扣非凈利潤為-4.98億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520.92%。

隨後,趙鐵流被聘為龐大集團新任總經理,股東大會也表決其為公司董事。從公開信息來看,趙鐵流的履歷也較為豐富。

2018年年度,龐大集團因資金緊張導致融資金額下降,融資成本上升。2018年,公司單是財務費用就高達16.69億元。貨幣資金餘額由期初的201.72億元大幅下降至期末的67.94億元,其中受限貨幣資金59.21億元。

2018年開始,部分金融機構對龐大集團採取了一系列緊縮信貸措施,龐大集團資金緊張的情況進一步加劇,影響其正常經營。

此外,立信也對龐大集團的財務狀況、經營成果和現金流的具體情況持保留意見。

趙鐵流曾是為天津財經大學會計系教師,後任證監會天津證監局期貨監管處處長和機構監管處處長。2001年下海後,趙鐵流曾任深圳威達醫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長榮股份(300195)董事、香港三元集團董事長、香港和諧海峽股份(002320)有限公司執行董事、香港世安集團擔任高管非執行董事等職。

作為國內知名汽車經銷商上市公司,在短短的一年時間內巨虧超過68億,讓一些投資者感到難以置信。

如今,龐大正經風歷雨,拋售資產、拖欠稅款和員工工資,創始人股權被凍結……

於是,公司“破產重組”的信息此起彼伏。

值得關註的是,自5月12日公司收到問詢函至今已過接近3個月,龐大集團仍未見明確回覆。

“良好契機”何時到來?上市後,龐大集團的業績為何沒有青雲直上,而是一路坎坷呢?有觀點將此歸咎於龐大的盲目擴張。

財報顯示,龐大集團2018年扣非凈利潤虧損68.41億元,、同比減少3174.00%。這一業績刷新了龐大集團虧損新紀錄。公司經營性現金流凈額為-122.32億元,同比減少391.46%,流動負債大於流動資產71.37億元。如此業績情況,刷新了龐大集團的歷史紀錄。

上市以來,龐大集團資產負債率持續居高不下。2011年至2018年,公司資產負債率絕大部分時間都高於80%,分別為81.33%、85.89%、86.01%、81.90%、80.28%、81.52%、78.93%、80.28%,高於75%的行業平均值。

作者|宋冠宇來源|野馬財經龐大集團(601258)(601258.SH),曾經確實很大。它一度被稱為“中國最大汽車經銷商”,市值超過600億元。

一些債權人近來也向法院提出了“重整”的申請。

2018年,龐大集團業績斷崖式下跌,凈利潤虧損超過61億元,扣非凈利潤虧損68億元。

除此之外,有消息稱元維資產董事長馬驤也已進入龐大集團董事候選人名單,並且已出席龐大集團管理層會議,並代表聯合重組方發表講話。龐大集團目前否認這一消息,並稱“與客觀事實不符”“屬不實報道”。以回顧歷史為主題的內部會議中,馬驤僅是公司邀請的嘉賓。

與此同時,龐大集團在公告中也稱“對引進戰投始終持積極姿態,近年來也曾與相應戰投方進行過洽談,但無實質合作方案”。

另外,龐大集團還收到了立信會計師事務所對公司2018年年報出具的非標意見。

2012年末,龐大集團網點數量達1429家,為歷史之最。然而,2012年龐大集團卻虧損9.32億元。

由於龐大集團2018年沖減返利及應收金融款項等沖減或計提資產減值損失的合理性、充分性及相應的會計核算,立信會計師事務所無法獲取適當的證據判斷其對財務報表的影響。並且龐大集團與資金、應付票據有關的內控制度存在缺陷,立信存在對公司持續經營能力產生重大疑慮的重大不確定性。